海南飞鱼实时

資料顯示我國礦產資源綜合利用潛力巨大

時間:2019-01-03

我 國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的潛力和發展前景如何?據中國國土資源經濟研究院最近編制的《全國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報告(2014年)》顯示,我國礦產資源綜合 利用的潛力巨大,前景廣闊。礦山企業通過技術進步和改進工藝流程與設備,盤活了大批難利用礦產資源,取得了巨大的資源效益、經濟效益、環境效益和社會效 益,也提升了礦山企業資源綜合利用的空間。
  技術進步成為原動力
   多年的實踐證明,技術進步已成為提高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的原動力。近幾年來,隨著國家和企業對礦產資源綜合利用工作的重視,中央、地方和企業不斷加 大技術創新的資金投入。以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和中國地質科學院鄭州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為代表的科研單位,圍繞國家緊缺礦種和難利用礦產,大 力開展技術創新,為我國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撐。與此同時,國土資源部和國家財政部還專門設立了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專項,鼓勵和 支持礦山企業開展復雜難利用資源的采選冶技術攻關,研發礦產資源利用和節約與循環利用技術,大大提高了國內礦產資源的綜合利用效率和效益。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國土資源部采取多種措施,促進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技術的推廣應用工作。2012年,國土資源部出臺了《關于推廣先進適用技術 提高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水平的通知》,建立了先進適用技術推廣目錄發布制度,并先后分兩批發布了99項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先進技術,對加快先進技 術的轉化,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今年,國土資源部又繼續開展了第三批先進適用技術的推薦評選工作。
   “從目前看,先進適用技術評選和推廣機制日趨完善,所發布的99項技術都是通過相關領域權威專家評選、論證產生的。從這些技術在礦山的應用效果來看,其 普及率和推廣效能不斷提高,對提高礦產資源綜合利用水平、推動科技創新等起到了引領作用。”國土資源部礦產儲量司司長許大純表示,伴隨著前兩批先進技術的 評選,在完善相關支持政策的基礎上,國土資源部采取多種形式,發布先進適用技術,廣泛宣傳推廣應用先進技術的重大意義和成效,有效暢通了礦山企業對先進技 術信息的獲取渠道,營造了礦業行業推廣先進技術的氛圍,讓先進技術能夠找到適用礦山,讓有需求的礦山企業能夠找到適用技術,打破了先進技術分散、封閉和應 用率低的局面,提高了先進技術的轉化率和普及率,為提高礦產資源開發利用水平發揮了重要作用,贏得了政府部門、行業協會、科研單位、礦山企業的一致好評。
   據《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十二五”規劃》顯示,我國的礦產資源開采新技術不斷獲得突破,部分重要礦產資源采選技術達到或接近世界先進水平。二氧化碳 驅油技術、多分支井采油技術、一次采全高的綜合機械化開采技術、矸石轉換采煤技術等成果已實現工業化應用;陡幫開采技術、無底柱分段崩落采礦技術、充填采 礦技術等一大批新技術得以推廣;細磨-細篩-磁選、粗粒拋尾、細篩-磁選-反浮選等工藝技術的應用,使鐵精礦品位和回收率達到了較高水平;高效浮選新藥 劑、分支串流浮選、電化學控制浮選技術及閃速浮選工藝等,提高了有色金屬礦分選效率;選礦-拜耳法的工業應用,使我國大量鋁硅比小于5的鋁土礦資源獲得充 分利用;黃金堆浸技術的應用,大大降低了金礦生產成本;晶質石墨的多段磨礦、多段精選工藝的改進,提高了石墨回收率和精礦品位。
  “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先進適用技術的研發和推廣應用,對提高我國礦產資源‘三率’(開采回采率、選礦回收率和資源綜合利用率)水平和礦山企業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起到了重要推動作用。”中國國土資源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技術處處長薛亞洲表示。
  盤活大量難利用資源
  提高國內礦產資源的保障能力,既需要提高增量,更需要盤活存量。我國之所以把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列入找礦突破戰略行動三大任務之一,目的就是為了盤活存量,讓大批依靠現有技術無法利用的呆滯礦產資源“起死回生”、“重見天日”。
   提高礦產資源的增量就是加強地質勘查工作,盤活存量就是將找到的礦產資源用好,通過技術進步和指標改善,將低品位、共伴生、復雜難利用資源及廢棄物等資 源化,實現“一礦多開”、“吃干榨盡”,在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和效益同時,減少大規模找礦對環境的擾動,以及資源粗放利用帶來的“三廢”(廢水、廢氣、廢 渣)排放。薛亞洲說,目前,我國有大量由于技術經濟原因而呆滯的資源,盤活這部分資源不但能增加企業的經濟效益,提高國家的資源保障水平,而且能有效地保 護生態環境。
   2010年,經國務院批準,國土資源部、財政部共同組織實施了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專項,推進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設。2010年~2012年,中央財 政累計投入專項資金85億元,示范帶動企業配套資金1500億元,共部署開展重大項目288項,取得了百余項技術突破,盤活了大批難利用資源,獲得了較好 的資源效益、經濟效益、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
   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攻克鮞狀赤鐵礦、煤系硫鐵礦利用技術后,使數十億噸的難利用鐵礦資源得以盤活;攻克中低品位鋁土礦綜合利用技術并在中 鋁重慶分公司實現工業化生產后,使我國3億噸左右的中低品位鋁土礦得以利用。中國地質科學院鄭州礦產綜合利用研究所持續進行鹽湖及地下鹵水綜合利用研究, 對提高地下鹵水綜合利用水平、緩解我國鉀資源短缺等發揮了積極作用。
   據有關數據顯示,我國首批40個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示范基地通過技術進步,將一批低品位、共伴生和難利用資源變成了經濟可采資源,累計盤活低滲、超低滲致 密油儲量11億噸,相當于2012年我國石油剩余技術可采儲量的1/3;特厚煤層高效開采和煤炭充填開采技術形成了完善的技術體系,在全國推廣后可盤活增 加約百億噸煤炭資源;鈣法焙燒提釩技術取得突破,可以解放國內近百億噸的釩鈦磁鐵礦資源;盤活低品位銅礦石10億噸,相當于新找到5座大型銅礦山,可多產 精煉銅270萬噸,相當于2012年我國銅資源量的1/4;盤活低品位金資源量660噸,相當于2012年金礦基礎儲量的1/3;突破復雜難處理黑白鎢礦 選礦技術,盤活鎢金屬量75萬噸左右,按全國每年消耗10萬噸計算,可供全國消費近8年;突破中低品位膠磷礦選礦難題,將使占我國85%的中低品位膠磷礦 資源得以盤活,可完全滿足我國農業發展的磷肥需要;創新浸泡式低品位固體鉀溶解轉化技術,增加盤活鉀資源量1.7億噸,是國內鉀鹽可采儲量的2倍。
  資源綜合利用前景廣闊
   盡管近幾年來我國在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技術方面有了多項突破,礦產資源整體利用水平有了大幅提高,但總體上看發展仍很不平衡,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據相關資料顯示,我國共伴生礦產資源綜合回收率在40%以上的礦山企業不足40%,引導和促進礦山企業開展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的空間很大。
   經過幾十年的發展,我國形成了鞍本、大冶、攀枝花、包頭等大型鐵礦基地,金川銅鎳及貴金屬礦,大廠錫、銻、銦多金屬礦和湖南柿竹園等有色金屬礦產資源基 地,以及白云鄂博、攀枝花、金川三大共伴生礦床的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它們共同的特點是,資源總量大,綜合利用價值高,技術要求高,對推動行業技術進步和帶 動地方經濟發展的作用顯著。
   我國共伴生資源豐富,潛在價值可觀。據資料顯示,我國礦產資源的特點之一是共伴生礦多。目前,在我國已開發利用的141種礦產中,有87種是共伴生礦, 占總數的61.7%。在我國有色金屬礦區中,有85%以上是多元素共伴生礦。我國銀儲量的90%、金儲量的20%、鉑族金屬儲量的73%是以共伴生礦的形 式產出的,有色金屬礦床是貴金屬礦的重要來源。因此,綜合利用共伴生資源不但能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和效益,而且能減少共伴生資源廢棄物排放,從而保護環境。
   “礦產資源潛在價值是指某種可利用資源按其礦產品價格折算的價值,不考慮礦產資源的采選損失、開采要素的成本,從宏觀上反映一個國家(地區)某種礦產資 源經濟價值。薛亞洲進一步舉例說,比如,在當前資源及市場條件下,測算全國鋁土礦區鋁土礦資源的潛在價值為7762.52億元。鋁土礦區共伴生礦產資源的 潛在價值為鎵459.52億元、耐火粘土1793.31億元、煤炭874.16億元、鐵218.7億元、硫鐵礦252億元、鈦115.5億元,共伴生礦產 資源潛在價值總計3891.54億元。
   貧礦多、難選礦多是我國礦產資源的又一特點。目前,我國一些低品位資源利用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獨立研發了油田稠油開采技術、超低品位鐵礦開發利用技 術、低品位銅礦利用技術和中低品位磷礦開發利用技術等一批具有重大影響的科技成果。在今后的礦業開發中,隨著這些技術的推廣普及和新技術不斷問世,我國中 低品位礦產資源綜合利用水平將得到進一步提升。
  而我國尾礦等礦山廢棄物綜合利用的潛力也十分巨大。隨著我國礦產資源的大規模開發,尾礦排放量與日俱增。截至2011年底,我國尾礦累計堆放量120億噸,其中2007年~2011年期間,年產出量在10億噸以上。
   近年來,我國尾礦利用呈逐年增長的趨勢。2011年,我國尾礦產量達15.81億噸,同比增長13.5%;利用量為2.69億噸,同比增長23.1%, 有17%的尾礦得到利用,利用增幅高于堆存增幅近10個百分點。2012年,我國尾礦產量達16億噸,尾礦綜合利用率約為18%,有望實現《金屬尾礦綜合 利用專項規劃(2010-2015年)》提出的“到2015年全國尾礦綜合利用率達到20%”的目標。
  同時,尾礦利用持續提高的潛力也十分巨大。尾礦的用途主要有:再選回收有用礦物,用于充填材料和生產建筑,用于土壤改良劑及微量元素肥料,進行土壤復墾和生態恢復。
   “礦山空場充填是尾礦利用的重要方式,約占尾礦利用總量的53%,其中金礦山、銅礦山及其他有色和稀有金屬礦山、鐵礦山是尾礦充填利用的主力軍,分別占 尾礦利用總量的18%、23.6%和11.4%。”薛亞洲最后表示,隨著膠結充填采礦技術的推廣,礦產品產量的增加需要充填材料的增加,加之新建尾礦庫征 地越來越困難、成本越來越高等因素的帶動和影響,未來尾礦利用將繼續呈現出增長的態勢。

海南飞鱼实时 2017年七星彩的走势图 双色球周日走势图表 浙江福彩快乐12选5走势图手机版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 新疆时时交流群 pk10三码必中冠军计划 江西15选五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老虎机程序是循环的吗